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中国历史 > 晋朝历史 > 苻朗怎么死的?苻朗做人讲究最后却被冤杀

苻朗怎么死的?苻朗做人讲究最后却被冤杀

时间:2022-11-23 22:34:37 阅读:

苻朗是前秦将领,前秦宣昭帝苻坚的侄子。苻朗从小喜欢经,手不释卷,一生著有苻子数十篇。苻朗为人十分讲究,他曾在宴请上不用唾壶吐痰,而是让自己的奴婢以口接唾,虽然看上去十分重口味,但的确是史书所记载。当然苻朗奇特的地方不止这一处,当时究竟到了一个极端便会无意间处处得罪人。这也导致苻朗最后被冤杀,想要了解苻朗到底是个怎样的奇人,下面就来看看吧。

苻朗怎么死的?苻朗做人讲究最后却被冤杀

你以为你有钱,蹲纯金的马桶,还在家里整两个厕所,解大手用一个,解小手用一个,戴一斤重的金链子,住几千平米的“别野”,家里雇十个仆人,就叫讲究吗?未必。

《晋书·卷一百十四·载记第十四》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——

苻朗,十六国前秦大将,天王苻坚侄子,做过青州刺史。

苻朗做青州刺史时,东晋派淮阴太守高素攻打青州,苻朗主动请求投降。

东晋大将谢安办招待,请朝中大臣参加宴会,也请了苻朗。

这家伙据说读过不少书,也爱夸夸其谈,这样的场合,正是他显摆口才的绝佳机会,岂能放过?

有个词叫“口若悬河”,啥叫“口若悬河”?就是吹牛的时候口水也多,会流得满脸都是,脸上像悬了一条河(哪个敢说没有这个意思,我不打死他),稍不注意,还会喷到别人脸上,宗就被包大人喷了一脸。

苻朗很注意个人形象,为了避免把口水喷到别人脸上,招致反感,嘴里一旦涌出口水,他就吐掉。

他是怎么吐的呢?既不是直接吐在地上,那样多没教养,也不是叫下人用痰盂之类的东西接着,而是让僮仆跪在面前,让僮仆张嘴接住,然后僮仆把他的口水含走,含到外面去吐掉。

其他人见了,纷纷摇头,这家伙太讲究了,咱们不敢比,不敢比呀不敢比。

也有说这家伙吐的不是口水,是痰。

说到讲究,唐朝人够讲究的了,公子哥儿、王公贵族们,除了出门之前香薰衣服,把衣服熏得香气扑鼻。

苻朗怎么死的?苻朗做人讲究最后却被冤杀

有人还用椒泥(用花椒拌的泥)涂壁,杨贵妃族兄杨国忠更不用说,这家伙弄的那个“四香阁”,居然是以沉香为阁,檀香为栏,以麝香、乳香筛土和而为泥,用来装饰阁壁,“每于春时,木芍药盛开之际,聚宾友于此阁上赏花焉,禁中沉香之亭远不侔此壮丽也”。

他家的“四香阁”,把宫里的沉香亭都比下去了。

这些讲究,与苻朗的变态式讲究相比,又算得了啥呢?

把“史上最讲究之人”桂冠送给他,应该没送错。

除了这个,这家伙在吃方面的修为,也足以令人目瞪口呆。

同样是《晋书·卷一百十四·载记第十四》的记载——

有一次,东晋晚期宗室、权臣,初封琅琊王后徙封会稽王,曾任司徒、扬州刺史、录尚书六条事等重要职务的司马道子请苻朗吃饭,他知道这家伙在吃方面非常讲究,一般的东西不敢拿出来在他面前献丑,所以用来招待他的,都是闻名江东的“精肴”。

苻朗果然吃得很满意,司马道子问他怎么样,他回答说还行。

能得到他的肯定,那可太不容易了,司马道子很兴奋,又问他,和你们关中的菜肴相比,哪个更好吃?苻朗说都不错,只是今天这菜,好像起锅早了点。

把厨师叫来一问,果然如此。

起锅早了点,意味着盐味还未入透。

苻朗怎么死的?苻朗做人讲究最后却被冤杀

这家伙可是连生盐和熟盐都吃得出来的,厨师炒菜时少颠了几下锅,岂能“瞒”得过他!

如果这本事还不算大的话,那么接下来,你就准备三观尽毁吧——

有一次,有人请他吃饭,现杀了一只鸡,做好后端上来,动筷子之前,他用鼻子一闻,竟然闻出这只鸡“栖恒半露”。

几个意思?意思是,这只鸡栖的地方,有一半是露天。

请客的不信,来到养鸡的地方一看,果然如此!

怎么样?足以叫你瞠目结舌了吧?别急,还有更厉害的。

又有一次,有人请他吃鹅肉,吃完后他竟然说,你们信不信,我晓得这只鹅身上,哪个部位的毛是白的,哪个部位的毛是黑的?

我去,若真有这本事,哪里还是人啊,简直是魔鬼!

那人当然不信,决定试一试。

所谓试一试,就是再请他吃一次,杀鹅之前做好记录,哪个地方的毛是白的,哪个地方的毛是黑的,记得清清楚楚,结果他吃完后,说得不差分毫!

他之所以如此厉害,自然与他长了一只好舌头有关,加上长期的经验积累。

这样的舌头用好了,用在生活上,幸福指数肯定低不了,但用在人际关系上,那就有点不妙了,弄不好会丢命。

苻朗怎么死的?苻朗做人讲究最后却被冤杀

据《晋书·卷一百十四·载记第十四》,早在苻朗投降东晋后不久,他这个舌头,就已经给他惹了祸。

据该书记载,投降东晋不久,朝廷诏令加任苻朗为员外散骑侍郎,到扬州任上后,苻朗自以为学问好,口才好,“风流迈于一时,超然自得,志陵万物”,能与他摆得上门阵的,偌大一个扬州,也就一两个人。

也就是说,他基本上把谁也不放在眼里,而不管那人是谁、是什么来头。

比如骠骑长史王忱,人家好歹是个人物,在江东不数一也得数二,这样的人物慕他的大名去拜访他,多少得给点面子吧?他才不呢,来了个“不好意思,苻某病了,没法见你”。

这个脸,打得就有点不是地方了,知道他是谁吗——王忱的哥哥王国宝,那可是谢安的女婿,王国宝的堂妹,又是琅琊王司马道子的王妃,当时他又是吏部尚书,所以和尚释法汰管他叫“王吏部”。

怎么又扯到一个和尚呢?原来这个释法汰和尚,估计是能与苻朗摆得上龙门阵的人物之一,见他如此傲慢,便好心提醒他说:“你见过王吏部兄弟俩吗?”

苻朗怎么死的?苻朗做人讲究最后却被冤杀

释法汰的意思是,这兄弟俩可不是一般人,其他人可以得罪,最好别得罪他们,谁知苻朗一脸轻蔑地说:“王吏部?哪个是王吏部?哦,他们不就是人面狗心、狗面人心那对兄弟吗?”

说来也有意思,这两人虽然是兄弟俩,却一个丑一个漂亮,长得丑的那个是王沈,但很有才气,王国宝虽然长得好看,但才气不如弟弟,而且心比较狠,是当时著名的奸臣,所以苻朗辱骂他们一个是人面狗心,一个是狗面人心。

人家没得罪你,还因仰慕而来拜访你,你闭门不见也就罢了,还无缘无故把人家辱骂一顿,你这纯粹是呈口舌之快呢,还是心态不正,见不得人家比你有出息呢?

无论是哪一种,释法汰都觉得,这家伙的毛病若不改,早晚会给自己惹祸。

释法汰和尚之所以得出这个结论,是因为他忤侮人已经成了一种习惯,而且同样恶毒,同样扎心。

果不其然,据《晋书·苻朗传》,几年后,王国宝得到一个报复的机会,“谮而杀之”。

口舌之快口舌之快,逞口舌,确实可以给自己带来一时之快,但若不看对象,就等着让家人收尸吧。

本文标签:
版权声明:

1、66历史网发布的文章《苻朗怎么死的?苻朗做人讲究最后却被冤杀》整理自网络,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
2、《苻朗怎么死的?苻朗做人讲究最后却被冤杀》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66lishi.com/lishi/27632.html

热门历史人物

  • 段文振

    段文振

    段文振(?―612年),北海期原(今山东青州)人,北周、隋朝将领。段文振少时有膂力,胆智过人,生性正直,通晓时务。初为中外府兵曹。后随北周武帝伐齐,夺取晋州,攻占文侯、华谷、高壁三城。攻

  • 大野拔

    大野拔

    大野拔,复姓大野,名拔。生卒年不详,东魏南青州刺史。公元534年十一月,兖州刺史樊子鹄占据了瑕丘来抗拒东魏,南青州刺史大野拔率领一帮人马投奔了他。公元535年二月,东魏的仪同三司

  • 丁令光

    丁令光

    丁令光(484年—526年),谯国(今安徽亳州)人,兖州刺史、宣城太守丁道迁之女,梁武帝萧衍的妃子。丁令光十四岁时嫁给萧衍,生昭明太子萧统、梁简文帝萧纲和庐陵威王萧续。天监元年(502年),

  • 窦岳

    窦岳

    窦岳,扶风平陵(今陕西凤翔)人。窦岳的父亲窦略是北魏的平远将军。窦岳是窦略的第三子。窦岳和四弟窦善(隋朝名将窦荣定的父亲)、五弟窦炽号称窦姓三祖。窦岳任清河、广平二郡太守

  • 邓元起

    邓元起

    邓元起(458年-505年),字仲居,南郡当阳人。少年时即膂力过人。个性豪爽,好赈施。早年被聘为议曹从事史,转任奉朝请。仕齐,为武宁(今荆门北)太守。中兴元年(501年),随萧衍攻占夏口,萧衍对刘

  • 邸珍

    邸珍

    邸珍,字安宝,本中山上曲阳人也,魏太和中,徙居武川镇。孝昌中,六镇兵起,珍遂从杜洛周贼。洛周为葛荣所吞,珍入荣军。荣为尒朱荣所破,珍与其馀党,俱徙并州。从齐神武出山东。神武起义信

  • 段霸

    段霸

    段霸,雁门原平(今山西原平县)人,北魏宦官大臣。其父段乾,后燕慕容垂时期广武县令。少以谨敏见知,迁中常侍、中护军将军、殿中尚书,领寿安少府,赐爵武陵郡公,出为安东将军、定州刺史。

  • 尔朱文畅

    尔朱文畅

    尔朱文畅,尔朱荣之子,北秀容人也。初封昌乐郡开国公,食邑二千户。以荣破葛贼之勋,进爵为王,增邑千户。超授散骑常侍、抚军将军。后除肆州刺史,仍本将军,加开府仪同三司。武定三年春